昆明
Hi , 最近刚好需要家装? 请登录 立即注册

文山坝美 实版的世外桃源

在云南省广南县那些清秀的山色中,葱绿的山崖绿树间,掩映着一道狭长的裂缝,船家说这便是我们要进入坝美的溶洞。沿着清亮的河水,撑一只小船,走十多分钟的水路,穿过喀斯特地貌的溶洞,当小船驶出静谧诡异的溶洞时,突然的光亮让我睁不开双眼,我在老乡喋喋不休的话语里慢慢睁开了眼睛,入眼的,是不同于城市烦嚣的闲适舒远,美丽的坝子便静静的躺在你的眼前。

舟行出洞  摄影/锦年光影

舟行出洞  摄影/锦年光影

悠悠转动的水车,翠绿的青竹和草房,稻香和蛙鸣,仿佛人间天堂。此时,我已经忘记了洞中竹杠撑过河水的声音,入眼的、入耳的,皆是新奇和令我艳羡的美景。老乡的喋喋不休不再那么令我噗之以鼻了,旅友们传闻中的“世外桃源”坝美不再是一个单调的名词,它变得具体而生动,大自然在这里尽显着她的美丽与灵秀。

出洞见水车

出洞见水车  摄影/锦年光影

出了溶洞,踏上厚实的土地,置身于桃花源突然有点局促和不安,甚至连脚都不知要如何安放。似乎我的风尘仆仆和极具现代气息的着装与这里显得那么格格不入,我的到来,似乎打扰了这里的宁静。震惊之余,稍作迟疑我变迫不及待地往前走去,想要更靠近并融入那份人与自然和谐的天堂。

放牛归来

放牛归来  摄影/锦年光影

沿着小径往前走,入眼皆是夏意,远处的山峰、近处的农田,还有河里潺潺的流水,似是用水彩染成的绿色,很是养眼。由于刚下过雨的缘故,山间环绕着一层薄薄的雾,犹如置身于仙境的感觉。现在有点明白了古时候的人为何那么钟情于山水,并且把山水画演绎成中国话一绝。古时的中国大地,这样的美景想必是随处可见的,古人的满腔诗文也是随时而发的。面对着这大好的河山和美丽的风光,任谁都会深深的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的,更何况是有着一定自然崇拜的中国古人呢?久居大城市或者小城镇的人,看惯了霓虹与高楼,很难不被眼前的田园风光所折服。

河边嬉戏

河边嬉戏  摄影/锦年光影

行走间,看到浓绿的田间有个小木屋,不知道具体是用来做什么的,但是总觉得绿野配木屋,永远是田园牧歌永不褪色的经典搭配。哪位情感细腻、感情丰富的诗人海子这样写过“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;歌手孙燕姿用歌声表达过自己的钟情的生活“我有一所大房子,有很大的玻璃窗户”,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心生向往的房子,或许最终梦想成真,或许永远存在于那些最美的梦想中。那么眼前这样的房子,这样的搭配,会有几人为它驻足呢?

田间小屋

田间小屋  摄影/锦年光影

似乎每一个故事中的村庄都会有一颗老榕树,或者在村东头,或者在村西口。总之,这里会是村中信息交流的主要地方。坝美村最老最大的榕树,听村中的老人说,这棵老榕树知道的秘密和它的树枝树叶一样多,因为老榕树下是村中几代人聚众闲聊的地方,或是族长聚集全村人开会的地方,或是午后,坝美辛劳的人民在空闲时间娱乐、唱山歌的地方,或是村民围着刚出过寨子的乡亲讲外面的见闻和新鲜事。坝美人恰到好处的诠释了“闲适”这种生活方式。

千年古榕树

千年古榕树  摄影/锦年光影

牛是壮家人最珍视的家畜,牛养得越多,越能体现出那家人的殷实和富裕。一路走着,看着着装朴实的壮家人,牵着一头或者赶着一群牛,背着手休闲的踱步在坝美。听着那些陌生的状语,虽然不懂,却也能从他们的笑容中看到掩藏不住的幸福和快乐,远远近近不时飘来入耳的歌声,依然不懂,却能明了歌声里的甜蜜,欢快的歌声里,是坝美人的乐观和知足。欢乐像发酵膨胀的面包,包裹着整个坝美。

放牛归来

放牛归来  摄影/锦年光影

夏夜,宁静的坝美没有汽车的嘈杂,没有都市娱乐的纸醉金迷,草尖上栖息的甲壳虫,我想此时已入眠。草丛里时不时地闪着微光,那是萤火虫,给黑暗中夜行的人引路。安静的空气中夹杂着稻香,不眠不休的要数青蛙与蝉了吧!整个晚上的哇、哇、哇,有时三两只,有时像整个周围的蛙都来开会似的。尝过炊烟,闻过蝉鸣与蛙声才显得夜不太孤单。抬头,天边遥不可及闪闪发光的精灵与宁静的坝美遥相辉映。微闭着双眼,用双手去触摸,若隐若现。银河横亘在牛郎与织女之间,两相望却无法相拥的遗憾。此刻,我多想化作鹊桥给彼此相爱的人相守在一起,不过终究是念想罢了。

双姊妹水车

双姊妹水车  摄影/锦年光影

在坝美享受了一个夜晚的闲暇时光,第二天依依不舍的踏上下一站的征程。离开坝美同样的也要经过一个溶洞,这个溶洞和之前进入坝美的那个溶洞一前一后处于坝美两边,所以旅客们一般都会选择从其中一个溶洞进,另一个溶洞出。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,此时再进入漆黑的洞中不再会那么浮想联翩了,同行的人都不说话,静静的听着潺潺的流水声,任由清风拂过脸颊。我想,离开的时候,每个人都会不舍的吧,甚至会想要是自己的家就在坝美该有多好啊,天天沐浴在美景和欢声笑语中。

出入坝美的另一个洞

出入坝美的另一个洞  摄影/锦年光影

如果你以为这等世外桃源似的美景就此便离你远去,那你就错了。上天似乎格外的眷恋这里,不但有循洞而入的世外桃源坝美村,山谷外的世界,也是美景连连,让人流连忘返的。这不,出了溶洞,一眼便看见了又一幅田园牧歌式得画面。依旧是浓密的树木包裹着简易的小木屋,不要觉得这样的搭配太千篇一律,因为每一次的搭配都会让你有耳目一新的感觉。竹篱笆懒散的围着,让人思绪不禁飘到了遥远的古代男耕女织的农家。

田间风光

田间风光  摄影/锦年光影

刚刚习惯了只有潺潺流水和鸟叫虫鸣的宁静,突的,有听到了一阵欢笑嬉戏声。不远处的河边,微风轻拂的翠竹下,有一群人。这次有的不仅是洗衣人,还有光着身子在河里游泳的孩子。洗衣服的看着还是年纪比较小的姑娘,她们只管背着身子洗着自己的衣服,光溜溜的的身影里有男童也有女童,他们没有外界人的那种羞涩,而是尽情的玩耍于河里,互相比拼炫耀着自己的泳技。这里的孩子看上去才像孩子,没有少年老成、没有忧心忡忡,更没有故作的早熟,他们有的,更多的是纯真和一颗难能可贵的童心。

田间小道

田间小道  摄影/锦年光影

沿着田间小径走了一段,忍不住回望来时的路,出口的山,如同一个染了绿色的瘦长窝窝头,静静的耸立在坝美的山林之间,不知存在了多久,百年?千年?亦或更久远!出口的洞看上去和入口的没有太大的差别洞口依然掩映在绿树之中,如果隔得太远,是不会想到这里别有洞天的。我又拿着相机对着溶洞所在方向,想要把这美景和这段美好的记忆永远定格在我那小小的相机里。多年后,再翻开细细品味那段成走过的风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