昆明
Hi , 最近刚好需要家装? 请登录 立即注册

沙溪古镇 你说静止的时间很美

旅行与修行,无论走到哪里,都要鼓励自己,给自己一些肯定。忘记从哪里来,记着要去哪里,然后带着最美的心情出发。已是第二次来沙溪,来过一次,便念念不忘,只愿为它再添一抹缠绵的情绪。一个背包,一个相机,一个人在沙溪。这里有我不曾遇见的风景,看一眼便心生喜欢。舍弃城市的喧嚣与浮躁,坐拥宁静,独享清溪萦绕的古镇。空气里夹带着潮湿的温柔,尝过炊烟,闻过蝉鸣,但愿期待下一季的春风。

摄影/锦年光影

摄影/锦年光影

在沙溪的客栈里,早起坐于窗前,时间好似走过的路人。远处建房子的打桩声此起彼伏,似乎在思考那些曾经流淌在时光里的细腻,无关生活,无关岁月。时光村落里记载的往事,恰如草木走过的四季,亦枯亦荣,辗转瞬间。店里放着  Jason walker的down,悠扬而动听,透过空气我看到游走的音符,举起相机才意识到这是铺捉不到的,唯有闭上眼睛,细细品味,这也许是我所想到的美好吧!

摄影/锦年光影

摄影/锦年光影

马店的茶壶里,茶叶在发酵着,轻轻的啜一口茶汤,也有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情趣。老板很好客,但凡每个住马店的人,他都热情招待,并准备好一壶好茶,一杯香茗酬知音。或许有的人,一别就是一生,只要在某个岔路口,彼此的眼神交汇,给彼此一个微笑,心领神会就足够了。

摄影/锦年光影

似乎这里的狗都不认生,我走过它,它看了我一眼,起身跟着我,没有怀疑,没有芥蒂,就这样跟了我一路。

摄影/锦年光影

一条清溪水,绕过村庄,流淌着千年的岁月,柔和的光线轻轻穿过氤氲的空气,从古树的树叶间洒下来,戏台在多少个日日夜夜里坚守阵地。屹立着的南寨门,在时间冲刷下依然坚持,它是历史的积淀物也是沙溪的文化符号。

摄影/锦年光影

摄影/锦年光影

站在玉津桥上,黑白了的画面仿佛回到当年马帮穿过的场景。沙溪古镇,茶马古道最后的聚落。冬天的柿子树,羞红了的脸挂在树上。远方炊烟,老人与狗,一个沉睡了冬天的梦,在春风里缓慢打开,站在季节的枝头,微笑。当我徜徉在沙溪古镇的青石街道上,淳淳的流水声,穿过耳膜,留在心底。抬头,匠人挥动着手里的推刨,木屑很自然洒落在地上,刻刀在木头上自由游走,生动的图案便呈现出来。一位朋友也曾发出这样的感慨,等哪天,就真的去当个匠人,以技艺和抱负过活。能生还要能活,大概他的想法是这样吧!

摄影/锦年光影

摄影/锦年光影

当绕着古镇走了一圈之后,停留在大片稻田间。夕阳西下,暖暖的光线给古镇戴上一层神秘的面纱。孤独旅者,转身离开。无法泅渡的岁月,包含许多沧桑的沟壑,指尖碰触的缝隙里,交织着生活的菩提。我说但愿来生,我还在这里。

摄影/锦年光影

来过的人不想走,走了的人想回来,对沙溪有特有情结!时光村落的里往事,在哒哒的马蹄声中走过,思考曾经流淌在时光里的细腻。不必惋惜已失去的岁月,因为故事,终究是人去续写。

摄影/锦年光影